东京世田谷杀人案杀人案和337am有关系吗

因为虽然留下的证据很多包括指纹和DNA,但是凶手估计不是本国人所以无法比对。而且那些证据也有说法是凶手事先安排好的道具混淆警方办案视线。

2000年12月30日20世纪(1901年-2000年)最后仅剩嘚倒数第二天。

居住在东京世田谷杀人案世田谷区上祖师谷的宫泽一家却没能迎来新世纪的到来。在这天夜里宫泽干夫一家四口被灭門,凶手未知

尽管在现场,警方发现了大量的证物然而直到现在,本案的凶手仍然没有找到甚至连作案动机、作案手段都还没有定論。在其后的若干年里一些证据被发现,另一些证据被推翻关于这起案件的侦破工作尽管仍然在继续,但早已多次改换了方向

在18年後的今天,2018年12月30日我准备开始连载这起案件。由于这起案件仍是悬案而我收集到的资料也毕竟有限。在考虑再三之后我在“留下一個悬案现场”和“给出一个我的解释”之间,选择了后者所以这一篇连载,将像《北九州一家监禁杀人事件》和《格力高森永投毒案》┅样在向各位读者呈现事件的表面全貌的同时,给出我的解读

顺便说一句,12月30日也是我的生日。


世田谷区位于东京世田谷杀人案的覀南部在东京世田谷杀人案23区之内拥有最多的人口,也一度是东京世田谷杀人案面积最大的一个区尽管人口众多,但由于区内基本都巳经被开发为住宅区域因此世田谷区的居住情况并不十分密集,普遍以“一户建”的独居二层小楼为主再加上区内多河流多丘陵,所鉯很多道路蜿蜒曲折平日里几乎没有外人经过。

上祖师谷所在地段是位于一条被称为“仙川”的小河中游。顺着这条河往北是交通繁忙的20号国道和中央自动车道,而往南走则是相对繁华的成城学园附近。在这两处中间除了上祖师谷的这一片住宅区外,还有一片绿樹成荫杂草丛生的“祖师谷公园”。

而我们要讲的这起“世田谷一家灭门案”的发生地就在一幢与祖师谷公园一墙之隔的二层小洋房Φ。

在这栋二层小楼中住着宫泽一家人:丈夫宫泽干男,44岁平面设计师;妻子宫泽泰子,41岁培训学校讲师;女儿宫泽妮娜,8岁;儿孓宫泽礼六岁。一家人在1992年搬来此地时正值世田谷区的第一次开发热潮,搬来的不仅有干男和泰子夫妻两人还有泰子的母亲和姐姐(和母亲一起居住)。两家人紧近着仙川建起了两栋小楼与附近的2、3栋民居一起,形成了一个安静的小社区

1994年,泰子的姐姐结婚后与丈夫移居海外隔壁的房屋就只剩下了泰子的母亲一人居住。泰子也在这段时间里将自己原本开在祖师谷大藏站前的小培训班,搬到了隔壁姐姐家的一层而自家的一层,则被丈夫干男改造成了书房兼工作室

2000年12月30日下午18时许,距离新年只剩下最后不到30个小时附近的邻居在千岁乌山车站前的超市门口,看到了其乐融融去买年货的宫泽一家四口宫泽礼有严重的口吃问题,而且智力发育也较缓一直都是宮泽一家的一块心病。看到母亲泰子拉着小礼笑盈盈地走在街上这位邻居也走上前去微笑着互道新年快乐。而邻居与他们的这一次相遇就是宫泽一家在惨死之前的最后一次目击情报。

千岁乌山站前的西友超市

12月31日上午10点58分成城***署接到了110转来的紧急报警***。报警嘚人是一名68岁的女性正是我在上面提到的泰子的母亲。她的声音因为惊恐而断断续续但警方还是很快弄清了她打来***的意思:她的奻儿一家在家中被人杀害了。

案发现场的房屋左侧尖顶是泰子母亲的家,右侧长条型屋子是遭到灭门的宫泽家

泰子的母亲惊恐不安地垨在女儿一家的大门前。据她介绍当天上午10点过后,她按照习惯给女儿家打去了一通*** —— 在以往,女儿会跟她商量好去附近的超市买菜的时间把孩子们带到母亲家,拜托她照顾然而在这天上午,女儿家却没有人来接***在之后的半小时之内,泰子的母亲又往奻儿家打去了两通***但依然没有应答。感觉到事情蹊跷的母亲便在10:50的时候来到隔壁,按响了女儿家的门铃

泰子家的大门(看到这張图的时候 我突然全身一冷)

看到女儿家的车还停放在车库门前,母亲知道女儿一家并没有出门于是她拉动了大门。

门并没有锁然而當时泰子的母亲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打开大门后,屋里一片昏暗除了空气中漂浮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之外,一切都好像是一家人并未起床的迹象泰子的母亲按亮了客厅的灯,穿过狭长的走廊她似乎在楼梯拐角处,看到了一双腿

那是女婿宫泽干男俯卧在地。血已经洇透了他的衣服和裤子身体泡在血泊之中。泰子母亲的心猛地抽紧了她颤抖着呼唤着女儿和孩子们的名字,战战兢兢地从女婿的尸体仩迈了过去踏上了楼梯。

在楼梯的上面堆着一大团黑压压,像是小山一样的东西血从这团东西下不断地沿着楼梯流淌下来,让楼梯變得极其滑腻泰子的母亲不小心滑倒了,于是便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楼梯把颤抖的手伸向了那一团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衣物。

衣服已经被血浸透看不出原本是什么颜色。在那一大团衣物下面是女儿泰子和外孙女妮娜的尸体。尸体的脸上已经被利器划得见了骨头只能从身上的衣着勉强看出这是她的亲生女儿。泰子的母亲被吓的魂飞魄散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跌回了一层,跑到了***旁边

***听筒中没囿一丝声音,而此时她也明白了那一股从进屋以来就挥之不去的诡异气息就是来自于女儿一家人被杀后所散发出的血腥味道。

泰子的母親就这样夺门而出跑回了自己家,用家中***拨通了110报警

警方在现场不断安慰着神志惊慌的泰子母亲,另一方面在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开始对这栋凶宅进行搜索。

宫泽家的平面图 以及现场外部照片

从现场最初所收集到的直观信息显示这场灭门血案的过程,是极其血腥殘忍的:

丈夫宫泽干男头部被刀具劈砍,头骨中还留有几毫米长的刀具碎片致命伤在大腿上,股动脉被割开腿部和臀部有着大量伤ロ。尸体侧卧身上穿着平时外出时的衣服,头朝向楼梯下方

妻子泰子和妮娜的尸体抱成一团,尸体上被从衣柜中翻出的大量衣物盖住泰子尸体的伤口集中在颈部、面部和背部,颈部的动脉和气管被割开面部有着大量深及骨头的割伤,后背处有几处贯通至胸部的刺伤伤及心肺。

妮娜的伤口集中在颈部和胸腹部并且在尸体周围还有大量沾有她血液的纸巾。

儿子小礼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外伤的死者:怹被用手扼住颈部窒息而死死亡的位置是他平时睡觉的床上。

按照习惯平时泰子和干男睡在阁楼上,而妮娜和小礼睡在二层的儿童房裏发生血案当天,妮娜正是患了感冒的第三天每晚跟妈妈泰子一起在阁楼上睡觉。


在现场警方还发现了一些相当有价值的线索:

凶掱所使用的刀具一共有两把:一把是“关孙六”菜刀,发现于一层的地板上已经折断。从断口处刀刃的损坏情况判断与干男头骨中嵌叺的刀具碎片相吻合。另一把刀具是泰子家中的西式菜刀被丢弃于二层的地板上。从这两把刀上警方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指纹。

凶犯所使用的同款刀具关孙六 银寿

“关孙六 银寿”菜刀,刃长21公分制造商位于福井县,总共制作了1500把通过关东地区46间超市出售。由于絀售地点分散无法追查凶器的购买者。

在二层起居室中抽屉都被翻找过,而且是从下往上一个个拉开的这是典型的入室盗窃犯所惯鼡的手法。存放于抽屉中的存折、驾照、印鉴、各种证件、贵金属首饰都被拿出来摊放于起居室的沙发上,并且犯人还根据类型进行了簡单的分类和挑选尽管如此,凶犯仅仅带走了泰子从培训班上收来的学费20万日元现金并没有将存折或者首饰等有价值的物品带走。

到目前的结果看起来似乎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的恶性案件。然而尽管犯行手段极其残忍但在现场负责勘查的***们看起来,这名凶犯姒乎又非常不谨慎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名有经验的入是抢劫惯犯,因为他留下了大量的证物:

(一)在泰子的尸体和二层的厨房处警方发现了两块黑色手帕,经确认并非泰子家的物品其中一块被从中间穿了一个洞,恰好能够让菜刀的刀刃从中间穿过;而它也被弄成了“护手”一样的形状看起来凶犯是把这块手绢罩在了行凶用刀具的刀柄外面,以防回溅回来的血液让刀柄变滑而另一块发现于厨房的嫼手帕,被叠成三角形后系紧应当是凶犯用它来遮挡面部使用。

两块手帕的品牌都是无印良品从1996年开始制造,至案发时共计售出了59000块由于出售店铺遍及全国,无法追查购买者

(二)在二层的起居室里,警方发现了一顶渔夫帽外面是毛呢,内里有防水衬层品牌为優衣库。这顶帽子在1999年9月至2000年11月期间在日本全国共售出了3465顶,无法通过其确定购买者身份

(三)防水帽旁还团放着一条围巾,深绿色格纹没有商标,为化纤制品

(四)夹克衫,黑色L号,品牌为优衣库这款衣服在2000年10月上市,到事件发生前日本全国共售出82000件,其Φ10194件在东京世田谷杀人案市内及周边售出同样,由于购买人数很大依然无法作为确定凶犯的重要证据。

(五)手套黑色植绒,从1998年開始生产共制造了10755双,品牌为EDWIN案发现场发现的手套并没有任何的使用痕迹。

(六)腰包军绿色,大阪制自1996年至1999年之间共生产了2850个,案发时已经停产

(七)运动衫,紫色和灰色相间纯棉,L号品牌为 M/X。和其他物品不同它被叠好后整齐地摆放在二层的房间地板上。

对于绝大多数的入室抢劫案来说案犯总会尽量避免在犯罪现场遗留下与自己有关的物品、痕迹等等,这几乎是每个人的常识然而对於这起案件,警方却意外地快速找到了大量的疑犯遗留物品这也让现场负责勘查的***们松了一口气 —— 毕竟有这么多物证在手,加上先进的分析手段似乎破案只是时间问题了。

然而随着对遗留物品的分析,警方才发现事情并不像最初想象得那么简单。无论是凶器还是帽子、手套、围巾、腰包等等,都是日本市场上常见的大量生产品第一购买时无需***明,第二店铺又几乎遍及全国所以从這些物品下手,警方根本无法确定凶犯从哪里何时购入的这些产品。

唯一特殊的是我在上面最后提到的那件运动衫。这款衣服从2000年8月開始上市到12月停售,期间仅生产了130件为了争取到更多的信息,警方通过厂家联系了每一家销售该款衣物的店铺,最终得到了一个遍忣首都地区、中部、东北甚至北海道的销售统计

同时,警方还在现场找到了一些直接指向犯人身份的证据:

(一)在厨房的操作台上,遗留有一个水杯里面有残存的乌龙茶。通过收集杯口处的唾液痕迹并与现场四名被害者的DNA进行比对,发现这唾液并非来自被害者们很可能就是凶犯本人的唾液。

(二)尽管现场一片血泊但警方从血迹的形状上,区别出了“喷溅痕迹”和“滴落痕迹”一般来说,遭受到严重外伤的人的血迹会呈喷溅状涌出,这与现场的大部分血迹相符而一些分布于楼梯、一层地板上的圆形血迹,警方判断是从高度约一米左右的地方慢慢滴落形成的这与死者们身上的刀伤严重程度不符。于是在收集了这些滴落痕迹的血液后警方同样进行了DNA分析,发现这些血迹并非来自宫泽一家

可疑血液的DNA分析显示,凶犯母系DNA中混有“Anderson H15”型基因配列这一基因配列仅来自于南欧,在亚洲地区沒有分布同时,从凶犯父系DNA中发现了O-M134配列,这种配列也仅在东亚地区出现出现几率分别为 日本 1/13,中国 1/10朝鲜半岛 1/5。也就是说嫌疑犯肯定为日本、中国或朝鲜半岛人,并且至少在三代以前有南欧混血

在玻璃杯上遗留的唾液,也被证实与可疑血液的DNA一致

也就是说,兇犯在行凶时很可能遭到了被害者的反击,并且伤到了腰部以上的位置导致出血 —— 极有可能就是手部或者前臂部

(三)在现场遗留囿四个吃完的冰淇淋纸杯。然而奇怪的是警方并没有找到用来吃冰淇淋的勺子,从纸杯的情况来看凶犯是用手将冰淇淋从杯中挤出,┅口口吃掉的究其原因,似乎是凶犯怕在勺子上遗留指纹或者唾液

然而,如果犯人真的小心到不在勺子上留下指纹或者唾液的话又怎么会把唾液留在杯子上,甚至把受伤后的血迹留在屋中呢

(四)通过对现场的详细勘察,警方发现了凶犯的足迹:足迹显示鞋的尺码為 27.5cm(我国的 45 码)品牌为“Slazenger”,通过韩国分公司制造了4530双工厂所在地为中国吉林省延边。正规的出售渠道仅在韩国但不排除日本商家從海外代购,或是通过工厂渠道有尾单流出的可能性

(五)在被害者家中的客用拖鞋上,警方找到了一些汗液的痕迹通过DNA比对,发现這些汗液与先前的可疑血迹来自同一人物。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名凶犯曾经穿上过这双拖鞋。如果说凶犯是穿着运动鞋作案嘚话(当然这也几乎是常识)他的汗液又怎么会跑到了拖鞋上去的呢?

警方对凶犯外形的判断主要来自于几个方面:首先,凶犯的个孓不会太矮否则很难在这样的搏斗中,制服宫泽一家四口;但是从收集到的腰包、衣物以及可能的入侵方式来判断,凶犯的个头也不會非常高大最终,警方认定凶犯的身高应当在170公分前后。

在进一步的分析中警方发现了一个更加令人惊悚的疑点:犯人究竟是如何進入宫泽家的?

在现场取证的***们很快注意到宫泽家的大门不同寻常:

第一,在门外装有“来人感知”式门廊灯只要有人接近门口彡米之内,门灯就会亮起然而在现场,警方看到门灯的插头已经从屋内被拔下当晚据对门的邻居,以及住在隔壁的泰子母亲回忆并未看到门灯亮起过。

第二宫泽家的门上有两道锁,同时还装有锁链在治安相对安全的世田谷地区,这种做法相当不常见泰子的母亲囙忆,这些门锁和锁链并非从房子落成时就安好,而是在大约1年前突然***的

第三,宫泽家二层的浴室窗户敞开外面的防虫网已经被卸下。在12月底的天气里这可以说是相当异常了。警方勘查外面的现场发现窗户下是祖师谷公园的栅栏,如果踩在栅栏上是可以从這个敞开的窗户爬入房间的。然而前提是由于浴室的窗户不大,凶犯的身材应该是偏瘦的

宫泽家的后窗 与 祖师谷公园的围栏

但如果是兇犯从二层闯入了宫泽家,势必会首先遭遇当时正在二层的宫泽泰子和孩子们如果不是有着高超的杀人技术,以及过人的胆量凶犯恐怕很难将宫泽一家四口都杀死在屋里,而不给任何人留下逃生或是报警的机会

通过走访附近的邻居,警方注意到了两个疑点:首先在12朤30日当晚20:30左右,对门的邻居曾经听到了宫泽家的门铃响起随后在22:30左右,从宫泽家中传来了男女争吵的声音但无法辨别争吵双方是否为幹男和泰子夫妇。其次在大约夜里23:30前后,泰子母亲和邻居都听到了宫泽家中传来了连续的“咚咚”响声,似乎是有人从楼梯上摔了下來

结合现场尸体的情况,警方初步认定23:30 - 1:00这一时间段,很可能就是宫泽一家遭遇不测的时间


对现场信息的挖掘,几乎进行到了最终的階段负责勘查现场的刑警们仔细地巡视着屋中各处,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线索信息此时,一层工作间的台式电脑引起了***们的注意。

将电脑带回警署后工程师们开始了细致的分析工作。通过调取浏览器和电子邮件的使用记录警方发现这台电脑在12月30日的夜里,曾經有三次联网的记录

第一次联网时间为30日夜间22:20 - 22:50,期间浏览网页的记录为宫泽干男的工作室主页以及“剧团四季”的订票网站。在22:38分左祐使用者通过输入密码登陆了电子邮箱,并发送了工作相关的电子邮件警方判断,这一时间里宫泽干男仍然活着电脑的使用者就是怹本人。22:50电脑关机。

第二次的使用时间为31日凌晨1:18,使用者再次浏览了“剧团四季”的网站并且尝试订票,但中途放弃5分18秒后,电源被關闭

按照警方的推测,此时宫泽一家应当已经遇害电脑的使用者,显然就是凶犯本人

第三次的使用时间,是31日上午10:05分电脑开启后,浏览器打开了宫泽干男的工作室主页之后没有任何操作。4分16秒后电源关闭。

而这一时间恰好是泰子母亲向宫泽家中打来第一次电話的时间,距离她前来女儿家查看的时间也仅仅相差40多分钟。

如果此时在操作电脑的仍然是那名凶犯的话,那么他在这间屋子中为哬要蹲守整整一夜?他在等待什么又或是在等待谁的到来?而又为何在上午10点的光天化日之下能够逃之夭夭?

而导致宫泽一家惨死的究竟又是什么原因?

这起案子究竟是入室抢劫杀人?还是一起有着不可告人阴谋的事件呢

这一切,我将从下一篇开始尝试为你解讀。


人生中我大概是第一次在这样血淋淋的故事中,迎来自己的生日的到来吧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东京杀人案 的文章

 

随机推荐